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桃华樱落飞神剑
桃华樱落飞神剑

桃华樱落飞神剑




“桃华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”,这是东邪黄药师的活名片。这对联,是黄药师才情的写照,寥寥几字,不仅渲染了桃花岛的美,亦融入了其生平武术绝学。然而这对联所传达的并不止这些,其背后的隐藏着的是黄药师的风流史。



冯蘅,风华绝代的佳人,遇上才情兼备的黄药师,少不了要留下一段风流佳话。两者真是郎情妾意,心有灵犀,眉目传情的瞬间,便可编出完美的骗局,骗得《九阴真经》下册并毁掉原卷。



才女佳人偏爱高雅情调,即使是男女欢好之事也不例外。却说黄药师抱着美人儿冯蘅,想扯开其裙子意欲求欢之时,冯蘅却是百般戏弄黄药师:“东邪哥哥,莫要这般。”



冯蘅摆好裙子,走到一棵桃花下,媚笑着说:“想脱人家的衣服也可以。不过奴家有个要求,就是不允许你动手动脚。”



黄药师邪笑说:“阿衡,难道你想亲自宽衣解带?”



冯蘅嗔叱说:“人家才不愿意呢。世人都说东邪哥哥武功盖世,不知哥哥能否用”落英神剑掌“脱去奴家的衣服?这样一来,哥哥既能达到你的目的,又增长了武功。不过奴家可不会武功,哥哥切勿伤到奴家。”



其实以黄药师的内力,一掌发出,剥开一层地皮也不是闲话,更不要说脱去一条裙子。但要丝毫不伤美人,那就得费心思。黄药师当时创作该武功之时,又怎会想到今日要用来脱去女人身上的衣服。



黄药师心里暗苦,无奈说:“蘅妹,别胡闹了,那样很危险的。快过来。”



冯蘅羞羞地回到黄药师身边:“不玩就不玩,可不要怨奴家不肯给你……要不你可以先用桃花练习,如能用落英神剑掌出去桃花瓣,又不伤着枝叶那便算成功。”



冯蘅说完后,见黄药师无语,只好闷闷怨道:“既然哥哥不同意就算了,以后可不许再想脱奴家衣服了。天快黑了,我想到了一个新菜式,我们回去试试看。”



黄药师看着身边的美人儿却不能享用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本是好胜之人,那肯就此罢休。此后几天深夜,桃花岛之上便多了一黑影,使劲对着岛上的桃花树发功。原来是东邪在背着冯衡,苦练着那脱人裙子不伤人的“落英神剑掌”,只为了得到他心中的美人儿。



以黄药师的才智,苦练了几天,总算成功。次日他极力掩饰着心中的欢喜,拉着冯蘅的手说:“蘅妹,今天风和日丽,我们出去赏桃花吧。”



冯蘅对黄药师狡黠一笑说:“哪里还有什么桃花呀?这几天不知哪个的疯子,就是跟桃花过不去,把岛上的桃花都毁了。哥哥你知道是谁干得吗?我一定不饶他。”其实冰雪聪明的冯蘅又怎会不知道是谁干得呢?她只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。



黄药师心里一怔,却也装作不知说:“是吗,我们出去看看。”



走出院子,冯蘅在桃树之间奔跑着,以她独有的美女才情挑逗着黄药师:“你看看,这些树孤零零地剩下些枝叶,一朵花儿也没有了,好可怜哦。要是我知道是那个坏蛋干得,我一定不饶他。”



黄药师也不是等闲之辈,他心生一计,暗笑说:“你旁边的那颗树,不是还有很多桃花吗?”他话刚说完,真气一提,猛然向冯蘅使出一掌,他使出的正是他这几天苦练的落英神剑掌。



冯蘅刚想转头一看,突觉一阵软风把她的裙子撩起,诱人的亵裤时隐时现。她忙将裙子捂住,心里也已经猜到是怎么一回事,却假作惊奇状喊道:“东邪哥哥,你要干什么呀。”



黄药师,双手回摆打旋,只见那掌风牢牢地围着冯蘅打转。黄药师接着双手一张,只听“啊”一声,冯蘅身上的粉色裙子已被掌风撕成碎片。破碎的粉红裙片,在掌风中飞舞着,飘落在桃树之上,宛如一朵朵美丽的桃花。刚才只剩下枝叶的光秃桃树,霎时间娇红点点,如花开千万朵。



黄药师动情笑着向冯蘅走过去:“蘅妹,谁说桃树没桃花了?你看身边这些桃树上的桃花多美呀。而且还永远不会凋谢。”



冯蘅娇羞用手捂着她胯下的那朵桃红,看了看自己支离破碎的裙片挂在桃树之上,宛如一朵朵灿烂盛开的桃红。她芳心大乱,沉醉在这份别具风情的浪漫中,聪明伶俐的她竟说不出话来。



黄药师抱起赤裸的冯蘅,吻着她的嘴儿,笑说:“别的桃树,少了花便不美。而我的这颗桃花树呀,除去花叶,却是显得更加美丽诱人。哈哈。”



走回房中,黄药师把冯蘅轻放在床上。欣赏玩弄冯蘅一番之后,黄药师便想脱去衣服,与其欢好。不料又被冯蘅娇嗔喝止:“哥哥,且慢。此时此刻,情意未浓,花露尚缺露,并非最好时机。哥哥不如再稍加努力,待到花露翻涌时,那此不是更有一番风味。”



佳人不愧是佳人,即使经过如此浪漫的舞弄,迷人的蜜穴似乎还没被感动,仅仅微微湿润。那像哪些骚浪人那般,未脱先湿,未碰先泄。



黄药师顺从了冯蘅,暂停了脱衣,说:“好,等我把你哪变成汪洋之海吧。”说完,便准备向冯蘅的蜜穴摸去,不料又被冯蘅阻止了。



冯蘅娇羞怨道:“不是说过不能动手脚吗,那样太没意思了。我们约法三章,在我情动之前,我俩不能身体接触;你要想尽法子让我情动,让我动情湿润,到那时,我就什么都依你了,好不好。”



黄药师可谓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不过他应该不在乎这些了,因为他已经彻底成为冯蘅的俘虏。他尝试着挑逗冯蘅动情,连吟了几首淫诗艳词,吟得自己热血翻腾,可是冯蘅却没什么反应,只是微微一笑。



得尽天下的赞美,看惯了世人的诱惑,冯蘅就是如此成长过来的佳人。她的那份春情又怎会轻易被黄药师撩起?



冯蘅缓缓说:“你朗诵的这些诗词,我小时候就背过,你说再多也是无用。语言所能传达挑逗的毕竟过于肤浅、过于有限,哥哥为何不尝试奏上一曲,一首靡靡之音或许能令我们进入靡靡之境。”



黄药师也顾不上面子,拿起玉箫,尽情演奏起陈后主的《玉树后庭花》。



不料冯蘅却仍是一笑了之,低声羞羞说道:“《后庭花》也不过如此罢了,又何以至于亡家国。哥哥为何不为奴家吹一首《碧海潮生曲》,看能否使奴家那儿得到些少湿润,掀起些少涟漪,或是惊涛拍岸。”



《碧海潮生曲》是黄药师的成名绝技,听上去像是文绉绉的曲乐,其实互拼内功时所用的极高度致命的武功。而今爱人却要他奏此曲调情,要是换做他人,怕早就忍无可忍了。试想,要是江湖上流传自己的成名绝技适用于男女调情求欢?那是多大的耻辱,以后在江湖上还怎样混?而黄药师却偏偏是这么一个多情专一的人,为了爱人的欢心,他练就了脱人衣服于无形之间的落英神剑掌;此时,为了使爱人春情泛动,他也会奏出一首催人思春的《屄海潮声曲》。



黄药师拿起玉箫,轻轻抱起冯蘅走向房外,温柔对冯蘅说:“我的小乖乖,屋内弹奏效果不佳,我们到外面去。”



走到试剑亭,黄药师把冯蘅躺放在那张大大的围棋石桌上,分开她白玉般的美腿,看到了那片等待他掀起狂澜、扬帆起航的仙池。



黄药师坐在石凳上,端详着冯蘅双腿之间的那片桃源,慢慢地移箫口中,开始演奏他那深情的、催情的碧海潮生曲。昔日奏此曲,多在黄昏的海边,不解风情的大海,又怎能感触到他啸声的销魂。而今,却是另一番情景,聆听啸声的是那别具风情的蜜穴。面朝蜜穴,啸声抚起,春暖花开;一啸方毕,仙池中远潮泛动;啸声萦绕,春水翻滚。啸声和佳人的呻吟缠绕难分,越缠越欢,最终春潮决堤,汹涌而下。



黄药师扔下玉箫,双手一挥,真气一提,冯蘅蜜穴喷出的春水被聚成一水晶球。黄药师的内力源源不断注入那“春水球”中。“春水球”突然彩光四射,那些散落在桃花岛之上的桃花瓣不断被吸过来,一片漫天桃花漫天纷飞景象。黄药师一声怒吼,“春水球”瞬时碎成点点滴滴甘露,黏符在朵朵桃花之上。只见黄药师手脚舞动,朵朵桃花被冯蘅的淫水粘在一起,结成一张美丽的花床。



黄药师抱着冯蘅,跃上桃花床。桃花床慢慢向大海飞去,停在海面上。桃花床在海面随波荡漾着,而床上的人儿更是春情荡漾,他们比海上的波浪更浪。此后,试剑亭上便有了“桃华樱落飞神剑,碧海潮生按玉箫”的这副对联,黄药师也就有了令自己欣慰陶醉的名片,更有了美丽可人的女儿黄蓉。



蓉儿就是这般浪漫风情下的产物,也注定了她日后的风情人生。美女蓉儿来了,冯蘅却远去了。只怪黄药师当时只知道的急慌,要是在冯蘅难产之时,及时送上一首《屄海潮声曲》,或许天下便多了一个美女。

【完】